開課通知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開課通知

對中國經濟形勢的通盤思考:如何成為下一波浪潮的贏家?

更新時間:2019-4-1 瀏覽次數:


新基礎設施興起之地,就是經濟蓬勃的火苗著地之處。當激勵的薪柴加置于其上,經濟增長的烈火就會噴涌而出。


悲觀往往是因為:我們無法洞穿未來而彷徨。但根本往往在于,我們沒有能夠很好地理解歷史。


要理解中國經濟下一步,就必須能夠理解我們過去的道路。


中國過去40年,有什么值得總結的地方嗎?


在非常長的時間里,中國的成功總是被描繪為來自廉價的勞動力。處在這個分工的企業,又處于產業鏈的最低端,不受重視或者被忽視再自然不過了。


后來,很多人認為,成功之道在于,中國是一個純粹的模仿者,“山寨中國”的提法,體現了這一角度的觀察。很多技術創新是抄襲的、偷盜的,而中國坐享其成。


現在又歸結為中國的國有企業,中國的產業政策、對國有企業的補貼,形成了中國企業的競爭力。


這些是中國經濟崛起的真正秘密嗎?


觀察中國經濟,我們避開不了一個關鍵詞“基礎設施建設”。無論是實際的政策宣示還是在政策操作上,這個詞深入人心且使用非常頻繁。


對基礎設施的重視,體現在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這樣的傳播甚廣的、被貼在各地、各處可見的標語中。


基礎設施投資,是由凱恩斯主義的反經濟危機的宏觀調控措施而被引入。當經濟疲弱,政府以投資基礎設施來創造需求、平滑經濟。


理論上,經濟長期增長被視為技術進步的結果。也有論文說,基礎設施投資影響地方的勞動生產率,但是對于長期增長沒有貢獻。


雖然有很多論文注意到了基礎設施投資的外部性,但我們認為,他的重要程度依然被大大低估了。


基礎設施在經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并且是起到了決定性作用,但大量的經濟分析,將基礎設施作為一個假設或者前置條件予以設定。


屏蔽了基礎設施的變化,把他作為一個模糊的舞臺布景,則當經濟分析脫離了基礎設施的演化,自然的,經濟預測就變為無根之木,很多悲觀的預期就自此而來。


我們的發現是:新基礎設施興起之地,就是經濟蓬勃的火苗著地之處,當激勵的薪柴加置于其上,經濟增長的烈火就會噴涌而出。


如果我們將新基礎設施作為預測的基準點,我們的結論是,如果中國新定義的“新基礎設施”如期展開,則預示著,我們正站在中國新一輪增長的起點之上。


第一章
基礎設施是經濟的長期驅動力


關鍵發現在:不是技術,而是基礎設施,是經濟長期增長的驅動力。這樣的結論與很多理論、原理相悖。


亞當·斯密將經濟增長的原因歸結為分工和資本積累,分工提高勞動生產率,而資本積累使生產者人數的增加。李嘉圖發現了比較優勢,貿易可以實現經濟增長。熊彼特則以創新為核心展開分析。


通常的經濟分析框架中,將長期經濟增長歸結為兩個方面:生產要素的投人和生產要素效率。前者包括勞動、資本和土地及其他自然資源,后者包括技術進步、知識和人力資本的積累以及制度創新。


薩繆爾森把人力資源、自然資源、資本和技術等四個要素視為經濟增長的四個輪子。


就像人和空氣無法直接相加一樣,這些不同屬性的要素,如果要展開計算,則需要統一綱量。經濟學的一般會用價值或者價格衡量一切。


價格與交易有關,由特定歷史條件下的市場決定。當我們統一綱量之后,你會發現,這些理論很難有解釋力。同樣價值的投入,在農業時代和工業時代,其經濟后果是全然不同的。


無論是要素的投入還是要素的效率,都是基于特定的基礎設施——人的工作和生活的前提條件,離開了特定基礎設施環境,要素的投入和效率無法得到解釋。


進一步的,基礎設施其實是經濟的長期驅動力:新的基礎設施驅動了要素投入和要素效率,要素投入又驅動了基礎設施的演化,進而形成經濟增長的螺旋。


以基礎設施作為分析的出發點,我們有5個理由。


首先,在實踐中,存在著很多總結,將經濟的長期增長歸因為基礎設施建設。


1992年,克林頓在《復興美國的設想》中說,50年代在全美建立的高速公路網,使美國在以后的20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。為了使美國再度繁榮,就要建設21世紀的“道路”。


克林頓上臺不久,推出美國“信息高速公路”戰略,形成了“新經濟”,推動美國在整個上世紀90年代取得了歷史最長的連續增長期,并形成了一批新的全球500強企業。


其次,歷史上看,推動經濟增長的技術革命,更應該叫做基礎設施革命。技術革命的識別,不是通過技術差別,而是通過基礎設施的差異來體現的。


比如說,瓦特發明了蒸汽機,但數十年后,蒸汽機才開始廣泛運用。當我們提蒸汽革命的時候,不是以蒸汽發明的時間作為分割點,而是以使用蒸汽動力的鐵路、大型港口和航行世界的輪船等等為標志物的。


當我們提到信息革命的時候,并不是以計算機的發明作為關鍵節點的,而是以數字遠程通訊、因特網等等來識別的。


第三,從事情的發展邏輯看,技術革新,是以基礎設施的建設為前提的。


技術的價值并不是天然就會自動展現出來,是需要被發現的。是被創業激情、工匠精神、投機狂潮,等等一起合力推動的結果。


如果技術是決定性的,那么這無法解釋:技術發明的時間,與大規模產生經濟影響的時間,有巨大的時間差。


產生時間差的一個重要原因是,技術革命的爆發,需要基礎設施的大規模更新為導火索。


比如,天然氣很長時間都是廢物,開采石油的時候,想辦法將其燃燒掉。只有管道輸送具備之后,天然氣才開始大規模應用。當天然氣具備了規模化供應之后,天然氣工業就有了基礎。


所以,技術驅動經濟,是一個表象,它必須通過基礎設施來展開。


第四:技術創新不是憑空掉下來的,而是在現有的基礎設施的條件下,持續演化出來的,在這組反饋回路中,真正對現實產生作用的是基礎設施。


只有電網所及之地,才會產生電燈的需求,而電燈一旦點亮,就意味著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的出現:有電燈的夜晚和沒有電燈的夜晚,人的生活方式是不一樣的。也意味著很多生活電器技術的出現。


基礎設施的定義了生產和生活的方式,在物質層面,他是構成生活和生產的前提條件。無論是何種反饋回路,基礎設施總在其中扮演決定性作用。沒有基礎設施,就沒有技術擴散的條件。


技術的創新和擴散是一個復雜的反饋體系。當基礎設施具備以后,下一代技術創新就具備條件了。


比如,信息革命肇始于芯片和硬件的研發,兩者的增長又帶來了軟件和通訊的繁榮,互聯網的蓬勃發展則跟隨其后,互聯網蓬勃發展之后,又給傳統產業帶來了新的機遇,就如現在被廣泛討論的產業互聯網。


只有路網所及之處,才有汽車的需求。而人一旦開上汽車,也意味著新的生活方式。不同的活動的半徑、不同消費的場景。


新的基礎設施,形成新的產品需求和供給,新的產品形成新行業,新行業驅動新的基礎設施。


第五,根本原因是,決策者對于技術的應用,經常是用預期中的投入產出來衡量的。


很容易理解,當我們已經使用上核能的時候,我們的鄉村還在用柴火做飯。


中國的一個經典的商業案例是比亞迪。廣泛傳播的故事是:從創業之初,王傳福就確定,要用低成本超越日本電池企業已筑成的高門檻,辦法是反其道而行之:盡可能用人工代替機器。


人類擁有一個不斷更新的技術池,它更應該定位為類似空氣、陽光的東西,是土壤、礦產,處于基礎性的地位。亦如礦產和土壤一樣,新技術作用的發揮,需要開發活動、通過基礎設施展開影響力,從而實現資源自身的成長。他們在經濟要素中的角色是類似的。


第二章

40年的增長證明了什么


對于美國發展的歷程,兩個重要的事件被關注。


一個是美國自50年代開始的高速公路網的建設,一個是美國自90年代開始的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設。


高速公路網的建設讓美國進入汽車社會,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設,讓美國進入信息社會。在新經濟的浪潮中,蘋果、Google、IBM、英特爾、惠普、微軟、亞馬遜等著名的美國企業涌現出來,構成美國經濟的支柱。


從基礎設施角度看中國,也有些類似。中國的電力基礎設施、交通基礎設施和信息基礎設施的建設,在非常短的時間窗口內集中、連續發生,讓超常規的增長有了可能性。


國家基礎設施建設,是很多產業需求的原因,是很多產業發展的基本條件。新基礎設施興起之時,各種新物種就開始泛濫,并隨著產品創新的市場曲線起舞,最終合成中國經濟交響樂的鴻篇巨制。


一、中國的信息革命


中國的信息革命爆發,以幾次互聯網浪潮為標志。


第一波浪潮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的下半個5年。


這一波浪潮以四大門戶的成立和興起為標志,先后成立于1997-1998年的新浪、搜狐、網易、騰訊,成為第一波浪潮的先行軍。而隨著第一波浪潮的涌動,網絡內容的繁榮,百度搜索應時而生。


第一波浪潮的興起,源于中國的互聯網的基礎設施的建成,1995年,中國電信建成計算機互聯網Chinanet。


中國第二波互聯網大潮可以定義為21世紀的第一個10年。


這一波浪潮的開始,就是諸多互聯網應用的興起,包括1999年成立的阿里巴巴,開啟了電子商務之路,8848曇花一現,一度是中國電子商務企業的旗艦。


從搜索到社交化網絡、從文本到多媒體視頻、從信息到物流到交易,PC互聯網全面邁向繁榮。


1999年,中國電信主導互聯網第一次大提速、網速達到512K。2001年,中國電信啟動“寬帶中國-光網城市”工程建設,實行第二次寬帶提速,網速達到10M-20M。


第三次互聯網大浪潮是新世紀的第二個10年。


以移動通信網絡帶寬的擴大為契機,中國3G的應用,為第三波互聯網浪潮的興起,打開了空間。2009年,中國發放3張第三代移動通信(3G)牌照。2013年12月,工信部頒發4G牌照,中國移動互聯網浪潮開始加速涌動至今。


自此,中國開啟了PC互聯網向移動互聯網的轉型,在最初的模式和內容移植,到后期的全新的創新,諸多新應用開始爆發。


手機進化為智能手機,而在微信等應用為平臺,衍生了新的商業模式。


二、中國的電力革命與家電產業


中國的電力革命,催生了世界級的家電產業。


當電力貫通了以后,燈泡就是非常自然的配置。當人的活動時間加長之后,娛樂的需求就提升了,電視機、冰箱、洗衣機等等的需求就隨之而來。


改革開放以前,電力工業投資嚴重不足,全國長時期缺電、限電。中國如果沒有良好的電網,家電行業的蓬勃發展是不可想象的。


文革期間,全國各大電網長時間低頻運行,電壓普遍偏低,經過整頓,全國電網普遍恢復正常運行。存量優化的同時,電力建設也隨之發力,1987年,中國發電裝機容量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,達到了1億千瓦,1995年達到了2億千瓦,2000年,全國發電裝機量跨上3億KW。2011年底,發電裝機容量達到10.56億千瓦。


中國早年有很多爭論,包括電力過剩、電力重復建設、電網的過度投入等等。


無論爭論結論為何,中國家電業發展的基礎環境構建了。這些設施為中國家電業的發展,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條件。


隨著電網的普及,24小時穩定供電網絡的完善,冰箱、洗衣機、電視機成為居民家庭青睞的“三大件”。


面對市場的剛需,能生產的廠家很少,產能投資成為制勝的關鍵。80年代可以看作是家電業的“產能時代”,擁有產能就擁有一切。


進入90年代,家電產能迅速爆炸,跨國公司開始加大投資,也迅速占據中國市場份額。市場競爭的加劇,意味著這個行業進入品牌時代。


廠家數量銳減、產業出現洗牌,弱勢企業逐漸淘汰,一批實力雄厚的品牌走向前臺。


產品的持續升級、品牌化是這個劇變時代的一個側面,渠道變革也是這場大戲的重要情節。家電供給日益豐富,渠道也越來越集中于少數幾家。


渠道集中,加劇了產品品牌的寡頭化。市場需求下沉,家電下鄉與在一線城市的競爭同步展開,中國家電品牌開始逐步主導市場,而以強大的中國市場地位為大本營,中國的家電廠商逐步贏得全球市場。


三、中國的交通革命與汽車產業


中國的交通革命,催生了中國的汽車產業。


1989年,在沈陽召開的高等級公路建設現場會上,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鄒家華指出:“高速公路不是要不要發展的問題,而是必須發展”。拉開了中國高速公路發展的序幕。


1998年,為應對亞洲金融危機,國家實施了積極財政政策,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步伐。1999年,中國高速公路里程突破1萬公里;2004年年底,超過3萬公里。


與中國公路的大規模建設同步,中國汽車產量同時飆升。1980年,中國汽車產量為22.2萬輛。1992年,中國汽車產量100萬輛。2002年,中國汽車產量200萬輛。


2008年,中國“五縱七橫”國道主干線全面建成。


中國汽車的總產量也由2008年的934萬輛,增長到2013年的2211萬輛,2017年,超過2900萬輛。


公路網是中國汽車革命的基礎,而當大量汽車進入家庭之后,中國的社會形態出現了重大變化。


與汽車有關的汽車銷售后服務市場形成,同時與公路網絡有關聯的產業形態發展起來,包括農家樂、郊區旅游等等形態。


一個清晰的脈絡是,全國公路網的形成為汽車進入家庭提供了前提,當家庭的出行建立在汽車的基礎以后,很多新事物就在這個基礎上長出來了,然后,中國社會就演化成為一個非常復雜的“汽車社會形態”。


四、在零售革命的背后


零售行業有很多形態,包括街邊店、大型連鎖、超市以及網上商城。


日常我們習以為常的形態,其實背后的機理是非常復雜的。


當家電產業剛剛誕生的時候,小規模和分散的電器零售是必須的。但是,當擁有巨大產能的廠家、豐富品類的產品存在之后,零售的形態就開始進化,家電零售連鎖形態就誕生了,這種形態是以規模經濟的優勢,擊敗一般零售店。


家電零售連鎖形態有很多約束,從規模采購到終端配送,從連鎖總部與成員店之間,需要一個發達、迅捷的信息系統、物流系統。


全國性的交通和通信網絡,是必須的基礎設施。以此可以理解,為什么家電連鎖的形態在90年度初期就已經存在,但是真正開始大規模鋪設網點,都是在2001年之后的事情。


又比如Shopping Mall的形態,這是汽車社會重要標志物。


一個典型的Shopping Mall,停車場是一個標準配置,而其體量之內,大體包括專賣店、美食街、電影院、酒吧、百貨店、大型超市等等,有些還包括主題公園。


這樣的形態,是其他形態充分發展為前提的。


Shopping Mall這種形態的誕生,就是從基礎設施的建設,然后涌現出直接相關的產品和服務,以及在這些新的產品和服務的基礎上,再涌現出來的形態。


在新一代的基礎設施條件大規模建設條件下,零售正在進一步涌現出新物種。


不管正在進化的零售新物種最終會是何種形態,但其基礎是可以觀察到,他一定是建立在大數據、大帶寬的移動通信、完善的物流設施、便捷的移動支付等等基礎上的。


五、為什么中國能夠勝出


從中國40年的歷程以及美國發展的歷程可以看到,都經歷了一個新基礎設施大規模落地,然后在此基礎上,形成各種新物種,新市場的發展、整合、成熟的這么一個線條。


這一系列的事件是有序列的,由此,我們可以把經濟增長的過程定義為從“新基礎設施-涌現與擴散-整合-延續-衰退”的一個序列。


這樣,我們就擁有一個序列事件的框架了,以此為窗口觀察中國經濟的40年增長的秘密。


我們的發現來自這么幾個方面。


  • 新基礎設施:持續的投石


一組強大的新產業崛起,源頭是新基礎設施的出現。


中國的特殊性在于,電力革命、汽車革命、信息革命等等關鍵基礎設施,在非常短的時間里同時出現。


幾波疊加的基礎設施浪潮是可以觀察到的。


自改革開放起始,電力和公里網絡的建設就已經展開,而在全球信息革命的關鍵時期,中國在基礎設施上也迅速跟進。


中國在經濟低迷的時候,1998年和2008年,兩度展開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和更新,以其直接投資需求,平滑了經濟增長之外,其持續展開的外部效應,奠定了經濟持續增長的基礎。


我們相信,正是在中國經濟波浪的圓心,不停的有新基建的“石頭”扔下來,而使得經濟池塘的水面一直保持波動。


可以觀察到這么一個粗略的脈絡:在家電浪潮走入成熟期以后,中國開啟了信息革命和汽車革命。而在中國經濟浪潮中,不斷經理了家電消費浪潮、汽車消費浪潮,以及依然正在迅速擴散的信息消費浪潮。


這些需求側的消費浪潮,帶動了供給側的變革。中國也先后啟動了鋼鐵革命、重化工產業革命,也推動了中國形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。


而在2019年,中國提出了“新基礎設施”的概念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重新定義了基礎設施建設,把5G、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、物聯網定義為“新型基礎設施建設”,并將基礎設施列為2019年重點工作任務之一。


我們相信,這也將帶來新的創新浪潮。


  • 涌現:改革與開放激發了活力


新基礎設施投資潮出現之后,直接效應很容易理解。修路架橋建網,本身就是巨大的投資需求。但是要形成持續的增長浪潮,需求基礎設施外部效應的發揮。


基礎設施外部效應的發揮,是以社會活力為前提的。


最權威的總結是:“改革開放40年來,制度枷鎖被打破,人的活力被激發,個體命運在祖國日新月異的發展中得到了自我實現。” 


小崗村村民冒著殺頭的危險進行制度實驗,是改革的標志性成果。當責權利有了界定和約束,人的積極性就發揮出來了。


基礎設施具備之后,涌現的巨大消費需求,對應的是鄉鎮企業如雨后春筍出現。在中國開放之初,商品供不應求,只要有生產能力,就會擁有市場。


在另外一個層面,點燃工程師、企業家和投資者的想象力,預期的收益是重要的刺激,在存在資本市場的條件下,泡沫是最強勁的創新發動機。


這個過程,展示了開放的力量。


當中國市場與海外對接之后,海外市場的泡沫,同樣是刺激中國市場創新的重要動力。


中國的互聯網浪潮,就是在泡沫的推動之下壯大的。


美國市場,“非理性繁榮”的時代,投資者將大量財富投入到科技網絡公司中,這些企業并沒有利潤,但擁有迅速增長的用戶群。


在中國的網絡基礎設施具備之后,納斯達克的科技網絡股泡沫,涌到了中國。1998年前后,一批著名的中國互聯網公司成立。


通過復制美國成功公司的模式,很容易得到美國投資者的理解。將美國模式復制到中國,并迅速到美國上市退出,成為投資者的一個重要投資盈利模式。


這個驅動中國科技網絡公司發展的過程中,來自海外的資金,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
中國的光伏行業的發展也是這樣的,當光伏在納斯達克受到追捧,中國誕生了一個首富級的人物,在這之后,中國本土的光伏產業的熱情升溫,全產業鏈上的投資迅速推進。


  • 試錯:后發優勢


對于后發國家,一個非常大的優勢就是后發優勢。


比如,對于電力的應用,除了電燈之外,還有各種家電的應用。發達國家早已經建立了這樣的成熟產業體系,我們只需要直接將這些產品復制過來就成功了,不需要發明的過程、重新建立產業鏈的過程。


在產業發展的初期,中國直接引進了大量的生產線,迅速擴大了產能,形成了巨大的經濟發展動能。


另一方面,我們會將中國的未來與發達國家的現狀來做對比,從中挖掘機會。比如,對比發達國家,我們知道了汽車社會的模樣,從而可以從容的布局。


這種產品上的復制之外,還有諸多組織方式的問題。工業時代的管理學已經是非常成熟的體系,中國企業的管理優化,有可以直接借鑒的對象。


中國最成功的企業之一華為,一度就是全盤照搬IBM的管理,“缺點都要學”。


還有商業模式上的模仿。比如,以美國為師,形成了中國互聯網創新浪潮。


當時,張朝陽們帶來了美國的互聯網模式。以至于中國企業到美國上市的故事,都參照美國的同行來定義。我們定義了美國的谷歌,美國的雅虎、美國的亞馬遜、美國的PayPal等等。


來自發達國家的創新者,會將其對市場的洞見,應用到中國,他們直接在中國投資。


成功就是這樣,批量的從其中涌現出來。


  • 擴散:價值鏈激烈擺動情況下的本土優勢


不同的代際的產品上,在初期階段往往是中國落敗。


這個階段已過去之后,中國制造就以超乎尋常的力量,將其他廠商驅逐出市場。在確定的市場,往往呈現出這么一個事件序列:“創新-參與-競爭白熱化-中國企業勝出”。


這背后的邏輯是什么?


在單一的產品市場,從創新、擴散、成長、成熟、衰退的歷程中,研發、產能、營銷和平臺的價值鏈,在這個過程中輪候啟動。


由于中國市場成長非常迅速,使得這個價值鏈擺動及其劇烈,也使得企業的競爭力在這個過程中此消彼長,競爭優勢迅速切換。


這是中國企業最終取得成功的根本性原因。


在創新出現之際,技術能力是核心,決定力量是能不能做出產品。


隨著技術門檻被突破,企業紛紛進入市場,此時主導市場競爭的要素中,產能、渠道和營銷能力開始上升,當市場進一步發展,消費需求開始分化,產品的設計、整合能力則成為主要能力。


中國家電產業的發展就是這樣的一個歷程。


早年,中國彩電市場長期被外資品牌主導。1996年,長虹發動價格戰,國內廠商跟進,本土品牌市場份額迅速上升。1996年之后,價格戰成為彩電業的常態,市場被清理,很多弱勢品牌逐步退出市場。


彩電業的變化,是其他產業的一個縮影。價格大戰成為中國制造的一個標簽。從微波爐到冰箱、到空調,大戰層出不窮。


價格大戰的背后是產品成本的優勢,以及本土品牌在一二線城市以下市場的強大銷售服務能力,這是外資品牌至今都無法超越的地方。


在鞏固了三四線及以下城市的消費市場后,中國廠商開始向一二線城市及海外市場進攻。這樣的進攻,伴隨的是更強大的研發、設計、營銷能力。不斷地攻城略地之下,以至于家電市場,都逐步為中國廠商所主導。


  • 整合:產業集群的形成


一個強大的原始創新之后,接下來是很多都不入眼的微創新。


確實,那些大概念的突破,其歷史地位無法被撼動,比如電視機、手機、汽車的發明。


當這些重大的原始創新展開之后,具體到某個特定的產品,是基于每個細節而展開的,包括某項工藝乃至每一個不起眼的改動。比如,在新手機的發布活動中,主打的都是這樣的工藝細節。


“山寨手機”是這樣的一個案例。


“山寨手機”雖然詬病甚多,但其展示出來的產業力量是有獨特性的。有為信佛的人設計的佛光手機、有集成了近10個喇叭的手機等等,山寨手機之中,很多奇怪的技術和設計被組合在一起,這些組合實現了五花八門的功能。


在一個工業體系里,每一個不起眼的改動,對應的是一個供應體系,當這樣的龐大的體系集合到一起,就是產業的超級競爭力。


廣東東莞的機器人產業基地創始人李澤湘說,獨特的供應鏈優勢,使得大灣區的迭代速度,至少比硅谷、歐洲快上5-10倍,而成本只是其十分之一。


基礎設施建設,提供了龐大的市場,龐大的市場吸引了巨大的供應能力,巨大的供應能力疊合到一起,成為產業集群,產業集群的持續進化,進而擁有了全球性的競爭能力。


第三章

同心圓波浪:反復出現的事件序列


經濟增長的過程是一個從“新基礎設施-涌現與擴散-整合-延續-衰退”的一個序列,這有些像向小池塘投入一塊石頭,濺起的一波由內而外展開的波浪。


對于這個序列的展開過程,為了好記,我們姑且叫他經濟增長的“同心圓波浪”。這個框架有助于我們理解,當一個新基礎設施大規模建設之后,經濟將會呈現的景象。


接下來我們分別對這個過程再予以分析。


一、圓心沖擊:新浪潮起步


分析的起點,我們定義為波浪的圓心——基礎設施浪潮。


歷史上,我們可以多次看到,導致周期的基礎設施是最底層的、源發的力量。基礎設施的浪潮中,與基礎設施直接相關的產業會迅速增長。這是大量的經濟分析已經涉及到的。


基礎設施是我們投向經濟池塘的石頭,選擇哪種基礎設施,就會產生與之相適應的波浪。并決定經濟的演化的速度和方向。所以,選擇什么石頭去扔,這是國家戰略的核心命題。


當系統性重要的基礎設施被選中,這塊巨石將改變國家命運,這正如美國信息高速公路建設一樣,在90年代一舉將其帶入歷史上最輝煌的“新經濟”時代,并誕生了一批新的世界500強巨頭。


也亦如中國40年在基礎設施上的巨額建設。這些設施基礎上的投資和消費浪潮,加持了40年的高速增長。


基礎設施浪潮展開之后,會產生外部效應。這個外部效應有很多分析,我們用“涌現”及其“擴散”來概括這個演化的第二階段的特征。


二、涌現與擴散:泡沫來臨


在基礎設施引發的源發力量起來之后,這是點燃想象力的時刻。


新的基礎設施條件下,會發展出新的物種。比如,高速道路網形成之后,郊區旅游、農家樂、奧特萊斯這樣的購物中心形態等等物種就出現了,這在很多經濟分析中,這種關聯是看不到的。


現實中展現的是:在預期利潤的驅動下,各種企業家、工程師、資本開始結合,一個新的產品群開始出現,通過互補、替代等關系,這一組產品群的出現,又導致了新的產品與服務的出現,他們經歷了共同的成長、迭代、進化。


如果市場機會是確定性的,就會引發大規模的產能投資。就像當“三大件”的標配成為剛需時,而供給又無法即時滿足,則大規模的產能投資就會到來。


這種大規模的投資一定會過度,對于單個的企業而言,在產能競爭階段,規模就是競爭力。競爭性投資導致超額的產能。


當面對“無人區”時,就是另外一個局面。比如,當美國的網絡基礎設施建立之后,誰也不清楚未來會發生什么,但眾人知道,在這個基礎設施上,誕生了巨大的機會。


在這個環節,國家戰略的要點在于“點燃想象力”,將工程師、企業家和投資者驅動起來,這是國家戰略的第二個核心命題:創新激勵,我們可以稱之為社會活力戰略。


金融泡沫是驅動想象力的一個重要部分。這本質是一種創新的試錯,通過“分布式計算”給出答案,通過小成本、小規模的試錯,發現最合適的物種,而試錯所付出的代價,就是泡沫的構成部分。


所以,無論以何種方式展開,在新物種及其擴散的過程中,往往伴隨的是過度投資或資本泡沫。


這個過程中,對于某個企業,即使會處在虧損當中,也會形成這個涌現過程中的關鍵力量。虧損并不代表這些企業不是方向。


極端的,中國的一些估值數十億的公司,其營收甚至為零——企業界有很多這樣的案例。實際上,這些創業企業每年會收到來自投資人數以千億計的資金。


在某個單一的產品和服務市場,會經歷萌芽、擴散、成長、成熟、衰退的歷程,而研發、產能、營銷和平臺等等的價值鏈活動,在這個過程中輪候啟動,形成商業模式的“時尚”。


這個過程中,一個行業的變革,又構成其他行業變革的源泉,產業集群就演化出來了。產業集群是涌現出來的,是歷史創新的疊加。這成為國家核心競爭力量的來源。


三、 整合的陣痛


“點燃想象力”之后,試錯產生大量失敗。這一命題還包括,在基礎設施建設大規模建設的時候,同樣會涌現新一批的闖將構建的應用,這些應用大部分的命運是走向失敗,最終的贏家是少數的。


宏觀因素導致了不相關行業的同步波動現象。泡沫的升騰與破滅,需求的擴張與收縮,競爭的白熱化,使得各種創新經歷考驗,失敗的創新被淘汰,成功的創新在壯大。


經濟就這樣進入整合的過程,這個過程最顯著的特點是,行業的頭部現象越來越明顯。


這也是兩極分化持續發展的時間:資本泡沫的破滅、企業的破產、創新者的失業、市場的成長一起出現。最好的時代與最壞的時代同時并存。


比如,旅游業市場規模持續擴大,但旅游企業倒閉潮卻在不斷發生;又譬如,華為手機市場的份額在不斷增加的時候,很多手機廠商正在倒閉。


在結構調整的周期里,有一個必然的趨勢:一部分企業趨勢性上行——行業的第一梯隊顯然切到更多蛋糕的概率更大;自然的,另一部分企業不得已趨勢性下行。


上行的企業必然有其競爭力的支持。這些支持可能來源于企業更優質的資源:包括更有效率人力資源、技術和管理等等。


這個時候,也是最容易引發悲觀情緒的時間段。


頭部現象越發展,總體分布的離散趨勢越大,平均數、眾數等等的代表性就越小,其對經濟分析誤導的程度就越大。


金融泡沫的破滅、企業的失敗是一個常態。如何確保在出現大量失敗之后,處理衍生的經濟、政治、社會問題,這是國家戰略的第三個核心命題:社會團結。


四、寡頭時代


隨著創新的失敗、成功創新的確認,使得經濟走入新的階段:寡頭時代。


市場玩家更少了,平均每個玩家的市場更大了。這也意味著財富增值的機遇,從增長的機會,變成結構調整的機會,即從做蛋糕,到切蛋糕。


回顧中國經濟最近幾年的發展,行業的集中,幾乎發生在所有的行業。互聯網產業領域表現為更加極端。


中國經濟的現實,其實有著來自資本市場的反饋。在整體指數不振的同時,頭部企業的市值在持續增長。


這些指標說明了中國經濟演化的階段:一個新投石的需求誕生了。


五、退潮的時間


當某個領域的一群創業者紛紛倒掉之后,往往會在這個領域誕生出一個產業巨頭來。這個格局確立之時,就是兩極分化進入尾聲之際,市場趨于穩定,整體增長往往開始停滯,而基礎設施驅動的周期也進入尾聲。


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的論斷,在其中的一部分就涉及到這個主題。這個論斷是:中國經濟結構正從增量擴能為主轉向調整存量、做優增量并存的深度調整。


退卻期的結構轉型,意味著一個基礎設施周期的終結。那么,對于國家戰略的關鍵命題是,如何找到下一個石頭。這就回到國家戰略的第一個命題。


第四章

下一個浪潮猜想


這個分析過程中,我們將技術,作為一個附著在基礎設施上的因素來展現。而對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投資的技術分析,可以作為我們理解和觀測經濟長期增長的一把鑰匙。


如前所述,在這個框架中,我們需要注意那些反復出現的事件序列。這種事件序列的必然性,說明他可以作為一個框架,來理解整個經濟發展過程。


總結起來:導致周期的基礎設施力量是底層的,源發的力量,原發力量起來之后,通過各種共生、互補關系,新物種群誕生,他們的經歷了共同的成長,過程中,一個行業的變革,構成其他行業變革的源泉。


在經濟周期的演化過程中,國家戰略的角色不可或缺,三個重要環節是:基礎設施的選擇;社會活力戰略,還有一個社會團結問題。


在這三個重要環節中:新基礎設施是經濟增長潛能形成的基礎;社會活力戰略則是將基礎設施構建的增長潛能釋放出來的前提;社會團結戰略則要求政府在處理過度投資、資本泡沫、兩極分化、市場壟斷等等問題上,擁有一整套良好應對措施。


2018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重新定義了基礎設施,把5G、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、物聯網定義為“新型基礎設施”,并將基礎設施列為2019年重點工作任務之一。


新型基礎設施是中國經濟投下的最新一塊石頭。在這塊石頭落地之際,我們有把握的預測,一批新的物種即將出現。新經濟增長潛能即將準備就位。


科創版的設立,可以看作是一種對資本的激勵措施,也可以視為社會活力戰略的一個構成部分。


按照官方表態,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是提升服務科技創新企業能力、增強市場包容性、強化市場功能的一項資本市場重大改革舉措。


盡管我們不知道,在這一輪基礎設施浪潮推動之下,諸多新物種爆發之后,最終的贏家會是誰,但我們可以預計到,一波泡沫的升騰將在眼前。


資本的指揮棒是回報,而泡沫是指示資本往何處去的重要指引。當新物種展開之時,泡沫將推動資本踴躍投入。


不要用負面的態度去理解它,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。要知道,任何一個創新的出現,都是在泡沫的瓦礫中實現。


無論多少家企業、多少資本于其中灰飛煙滅,但下一批全球級的中國公司,將在這一輪泡沫中起立。


這也將成就中國新一輪的經濟浪潮。我們需要做的是,以何種姿態、何種角色投身其中。


報名熱線

聯系人:賀老師

手 機:13691464565

電 話:010-80424584

郵 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聯系我們
電話:010-80424584
手機: 13691464565 賀老師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青海快3走势图表